远征活动的基本概念(一)

更改字号: 小号 | 中号 | 大号
原著:N7NG/WayneMills 翻译:BV2KI/易永生 第一章 作者 简介 伟恩.密尔斯/Wayne Mills生于1942年10月的加州葩罗阿妥/Palo Alto,California。1953年3月(时11...

144106_262

原著:N7NG/WayneMills 翻译:BV2KI/易永生

第一章 作者 简介

伟恩.密尔斯/Wayne Mills生于1942年10月的加州葩罗阿妥/Palo Alto,California。1953年3月(时11岁)拥有第一张业余无线电执照。当时呼号为KN6ALH。此后拥有K6ALF、W7JFG、N7NG、ZL0ZFZ、ZL0ZFZ/9、3D2NG、T32BT、HB9/N7NG、HB0/N7NG、OH2/N7NG、ZS/N7NG、V5/N7NG、ZA1A、P40NG、P4/N7NG及FO0MWA等呼号。除此之外,伟恩操作过4U1ITU、4U0ITU、P40V、FO0XX、3D2AM、AH3C/KH5J、XF4L、ZS9Z/ZS1、9M0S及V51Z等电台。他知道做一个PILEUP彼端的DX'ers是个甚么样的滋味。曾经在PILEUP中跟他通联过的人,我们都认为他是在此行中佼佼者之一。

伟恩了解到PILEUP俩端的情形。他从事于DX活动是在1956年末,其时他还在初中就读。由于他的自制收发机无法在其他波段工作,九年的DX活动成绩也仅限于20国的CW。他的同学,K6JZU及WA6AUE也跟随着参与追求DX的行列。伟恩在1960年代花了大部份时间就读于加州DAVIS的加大电子工程系。闲时偶而会跟远征队做通联活动。他观察到当时一些好的跟差的远征队员;也在北加州DX俱乐部(Northern California DX Club)开会时遇见了一些远征队主要干部。他在1965年加入该俱乐部成为正式会员。伟恩至今仍是NCDXC北加州DX俱乐部及北加州竞赛俱乐部NCCC(Northern California Contest Club)的会员。

1965年伟恩跟玛葛丽特Margaret结婚(育有一子阿瑟Arthur17岁及一女凯蒂Katie13岁)。1972年伟恩跟玛葛丽特搬到怀俄明州开始创业。如今他在怀俄明州杰克森及派达尔(Jackson and Pinedale)拥有一家摩托罗拉双向通讯销售及服务中心(Motorola Two-Way Communications sales and service centers),并担任经理。

1977年伟恩取得他现在的呼号N7NG。他的新事业需要多方照料但仍不减其对DX活动的热情。1983年伟恩在西岸DX布告栏上看到一启征求前往可立咆屯岛(Cliperton Island)远征队队员的广告,当时他想可能会前往一试。由于事情一忙也忘掉了这档事。圣诞节到加州旅游拜访时碰到巴伯Bob Vallio/W6RGG。巴伯问伟恩要不要到可立咆屯岛(Cliperton Island)远征。这事伟恩曾考虑过,他马上答应说:“要去!”。那趟加州旅游在墨西哥的曼萨尼诺(Manzanillo,Mexico)结束。伟恩终于在1985年随从FO0XX远征队前往可立咆屯岛。隔年他又再去了一趟;那两次让伟恩尝到了"在另一端"的滋味。食髓知味,1988年,跟Ron/ZL1AMO及Roly/ZL1BQD跑了一趟澳克兰岛(Auckland Island,ZL9)。1989年接受Martti Laine/OH2BH之邀加入里微尔吉吉多Revile Gigedo(XF4)的行列。

1990年对伟恩言真是个忙碌的一年!他做过两个太平洋之旅——贾菲斯岛(Jarvis Island)/AH3C/KH5J及康卫礁(Conwayreef)/3D2AM。11月份他安排到非洲企鹅岛(Penguin Island)/ZS9Z做远征。次年(1991),伟恩被ARRL提名为ZA1A阿尔巴尼亚(Albania)教育训练计划的美国代表(从那时起伟恩家里备有打包好的行李可随时动身)。1993年他跟着到南沙群岛远征(Spratly Islands/9M0S)。

如今,伟恩已是DXCC首要名人榜“Number 1 Honor ROLL”之一员。从阿尔巴尼亚提蓝拿(Tirana Albania)教育训练计划返家后,他通联了他最后需要的"国家"。其时正是他1991年的49岁生日。最后的"国家"?阿尔巴尼亚?那就是ZA1A电台嘛!

近年来,伟恩在竞赛方面已立有一足之地。他曾做为P40V的一员;该次1988年的CQWW比赛中创下多人多机话务组(Multi-Multi,SSB)之世界记录。1990年打破WPX多人单机组(Multi-Single)之世界记录。1991年则缔造了20米波段个人组世界记录。伟恩说他乐于在怀俄明州做各种比赛,但他还是比较喜欢做个远征者而不仅是竞赛员。

伟恩将来的计划是甚么呢?套句他的一句话:“内人跟我打算把孩子送去念大学。到了旅游时我们可能会作一番选择,但是我打算对可见的未来继续努力,由其是在冬天的季节里……”

恰客哈金森Chuck Hutchinson K8CH 1994年1月

第二章 前言 Foreword

阿尔伯特Albert曾说过:“万事皆属相对……有些更胜于此。”远征活动亦是如此。40年代末50年代初之远征活动随着火腿人口及技术提升而迅速成长。远征队通联台数信心十足地最多也只不过是数千台。如今一个远赴稀有"国家"的通联成绩可达到3万个不同电台且总数为5至7万个QSO。甚者,由于五波段及CWDXCC的到来,增加了波段及工作模式的需求,在每次远征活动时,大量的DX'ers占据了所有波段。如果远征队缺乏经验,将导至远征活动杂乱无章以及极大之灾难。

大多数的远征队都希望尽其所能地演出一场好戏。当PILEUP两端操作员将其娴熟的通讯技艺搬上舞台时,乐于收听到这种活动盛况并视之为享受。无技巧可言之通联倒不如关掉接收机放洗澡水去吧!然而、当由举办远征活动中汲取到经验时,所有事实就像水晶球一样的透明清晰了。

任何一种带着预期成果的活动方式或可被认同。当一个(或个体的一群)人完全是自给自足时,很少人会去说出他(们)要怎么做及要跟谁通联?可是当远征队接受资助的情况下,也许暗示着活动方针有顺从某些作业规范的义务。尤其是,提供财务给远征队的团体为了他们自身DX利益,已经变得较为特殊的就是“要对谁资助”了。他们的协助经常有着最低限度作业熟练度的标准要求,且视该远征队成员已往的记录而定。

为确保远征活动的成功,本编的几个简单法则可供参考。本资料并非最新且属一般性。在看完之后,您会感觉到这些资料大多是明显或多余的。然而,由观察出来的结果,这许多原则往往被忘掉或忽略,甚至有经验的老手也会如此;那些没有经验的远征队员则是不言可喻了。为了像过去所做过的以结论式地列出这些观念的作法,很显然地不够简洁。基此,我以大量的讨论方式来呈现给各位,至少在对某特定观念同意与否之前,得以持续进行。

第三章 引言 Introdution

所有活动之中,可能除了比赛之外,远征活动有着最大破坏HF业余无线电波段的潜能。在比赛时所造成的整体性的骚动,对于那些不做比赛的人来讲,他们的不满及抗议大多以装聋做哑多少有点宽容的稀释过去。相反地,远征活动的焦点集中在火腿波段的某特定频率,增加了带有敌意的可能。由于此种潜能因素,其他团体经常冷眼观察,设法找出远征活动的一些游戏规则。有好几回,远征队爱好者甚至DX'ers都被邀来共同商计有关准则以协助不必要发生的状况。因此,照顾到与我们兴趣不同的一群人是蛮重要的。虽然经常可以发现到:远征冒险活动的参与者,他们只是收听而不发射信号,更徨论他们持有分享频谱的一份子了;有些一般性的通讯活动常被远征活动突出其来的疯狂景象被迫取代,往往造成极大的牵怒;只有在远征活动开始时让他们亲身知道来龙去末,方为上策。

因此远征活动在无线电波段上常会伴随着极端不愉快之状况。这些状况无奇不有,从,因为能力问题叫不进去以达通联目的或受到他台甚至主控台奚落之挫折(有意或无意间)而行"盖台"者,也有一些因正常活动被中断而动怒、不满的火腿们。那些因为能力不足无法通联到远征台的DX'ers或许多少有些埋怨。至于那些非DX'ers经常地受到中断的情形,必有其不满之处。DX'ers自私地不顾频率上是否有人使用就随兴地呼叫起来。结果,有许多人当场被指正并要求按照较佳之呼叫程序来与远征台通联。也有许多DX'ers因为没有礼貌、能力不足、误用收发机模式以及那些不能对当地偶犯小错的人抱有宽容的电台,都曾施以教训。

过去,有些人曾经想过要在远征活动趁着PILEUP时,对这些DX'ers施以教导以弥补这些问题;大部份的教材都是文字型式的。某些情况下有效;但对大部份言仅偶而为之。想以简简单单地将一些金科玉律应用在一大群DX'ers的身上,或许不是很有效。透过同伴给他们劝导,这种来自友伴的压力或许较为有效,但是很少有人正好同时上线了解当时必要之状况并愿意施加压力。脑海里是有些案例存在,此种方式会是相当有用的。

然而,其他人已认知到规劝这一乱源是没甚价值的。对DX'ers来说,有越来越多的初学者衷心地去依照DX媒体出版的刊物、布告栏、相关题纲、优良杂志以及其他为了达到跟远方台有效率通联的一些"如何下手"之类的书籍所提供的方式按步就班的去做,轻松愉快且不知不觉地忘掉这些追求DX艺术所产生的一些烦人的琐事。当这些初学者碰到一个"DX警察",(这位仁兄看起来是个希望每个人都应该视这些作业规定为理所当然的想法时,那只有使得情况更形恶化。当然、越是没经验的DX'ers越具抗拒性。也许有一段时间内他不再会回到DX'ers行列;至少他会对每个参与过的人会感到有志难伸。

(当然,这是用理想主义的观点来看:在初学者与有的经验DX'ers之间,常存在着一些稍具经验的DX'ers,他们一般都晓得那些是对于跟DX远方台通联时可被接受的程序,但就是拒绝合作;这些行径已超越了业余无线电范围之社会问题。要分析远征队队员之表现时,实有必要将这一类之DX'ers列入考虑。)

如果将这些教育工作投向广大的DX'ers而无法达到预期效果时,或许还另有良方。因为DX'ers之数量远超过远征队者,将一些曾经用在协助操作员如何控制那些呼叫DX台混乱场面的秘方,转投向这些远征队队员,并施以训练,可能会比较有效。事实上,很多人都说过:远征队的操作员是要绝对地为该远征活动的行为及成果负责;说实在的,PILEUP就是远征队操作员的真实反应,他必需完全掌控住大局,但究竟能贯彻到何种程度呢?

为了协助远征活动场面的控制及保有追求DX活动的正面意义,所需要之技术与方式的选择就是我在此要提出讨论的目地。大多数的技术并非最新的;这些方法在过去好几年中有数不清的远征队曾使用过,且应用的相当成功。许多DX'ers也引用这些理念:而且很多出版商已有条列式地刊出来。然而,在以下的题材里,我将以细节式的讨论,希望能将问题点以更完整的考量及了解并予与解决,提供出来给各位参考。

第四章 目标 Objectes

玩的愉快 Have Fun

远征活动的整体目标,简单的讲就是让世界各地的DX'ers玩的愉快!几乎很少有从事远征队活动的人想从远征活动中赚到好处。相反地,他们还得要冒着被解雇之风险以及一笔可观的交通费用。这是个斩钉截铁的事实;因此,请注意,远征队的成员也是想好好的玩一玩。有个目的很重要,那就是尽可能地把更多的QSO写在通讯记录簿上,但我不认为它可取代“玩的愉快”整体目标的地位。对我来讲,跟别人的享乐比起来,把QSO写在簿子里已不是那么重要;但我肯定有许多远征的人到最后对于目标的决择必定是“记下QSO记录”这档事,比起“其他人的享乐”来的重要。所以,这可要好好的牢记在心。在难得的远征活动当中,有个人赞赏你的时候,你就已值回票价了!

最少的冲突 Minimizing Disruption

假定远征地点将要到人烟稀少之处,我们可预期到,有几个业余无线电波段之正常作息将有着可观的影响。因此,另一个目标就将是尽量减少因远征活动所造成的冲冲击并尽可能地多跟不同的电台做通联。这可在该一般正常作息的波段上做呼叫以及多做收听,来取得频率的掌握并达成以上目地。

订定目标 Setting Goal

在欢乐之余,最重要的目标就是尽量的多做通联数。一次成功的远征活动的目标达成率之评估就是在他们记录簿里的记录QSO总数。但这种量度是不具意义的;也可能所做的"国家数"不多,在此情况下尽量跟"不同的电台"去做通联那将是蛮重要的。假如通联到的地点不是那么希奇,不妨规划些CW,WARC波段或者其他波段与各种工作模式的组合,对于某些被挑起通联的特别稀有的地区,此种方式定有佳绩。在这种情况下。为了集中力量针对某一地域或人口集中的地方作通联的目标就显得重要了。是要多做些不同的电台、或是专做困难度高的地区还是其他等等;目标的设定总是基本的。

在1990年规划企鹅岛之行的时候,我们已经知道作业时间仅限于八天,两台机器及四个操作员,我们决定尽可能地把波段挶现于几个波段。事实上我们有一支TH-5DX(三波段)天线高耸于岛上及一支单波段的十米波天线。当时计划就是在整个行程中尽量的在十米波上作业,也就是尽量减少“波段重复”的情形。因为该次活动也仅是这个具有"潜能的国家"的第二次活动,之前也因只做到12,000个QSO;我们觉得仍有许多DX'ers等待着做第一次QSO。结果,我们可以自豪地做到了“1台2次”(译者註:每个呼号最多只有通联两次的记录)的佳绩。虽有更多的DX'ers当时是能够跟企鹅岛做QSO,但还是有很多火腿们无缘能与他们在通称的13个波段及调变模式做QSO。

目标——总结
(1)玩的愉快

"苦中做乐!这就叫嗜好!"OK!就算他是个嗜好吧!但是当一个十年前,甚至于十年后都无法完成你跟最后一个"国家"的通联机会出现时,这倒是个相当严肃的竞赛。因此,争论焦点落在去说服DX'ers要求他们表现的泱泱气度,实在是没甚么用。要玩的"爽"才是重要。远征者要"爽",通常他们也希望DX'ers跟他们一样玩的愉快。

(2)减少对正常活动的冲击

(a)虽然并没有一份对远征队之特定频率做出正式波段规划的事实;但是,专属远征者之最佳频率是可以好好的去考虑的。

(b)例如:传统之专对远方台的发射频率都将之落在美洲话务波段之外;这个策略虽然有意要减低呼叫的电台尽量少在远方电台的频率上使用的机会,结果大都无效。这是因为大多数在远方台的频率上发射的人都属无心的;况且不管远方电台身处何处,在远方台的频率上发射是国际性的,随时都可能发生。

(c)守听频率一定要选在经常被群组占用的频率上,比如国际性的慢速扫描影像传送网路的频率;这群人当然没有特权占用该频率但是我们实在没有必要为了使用它而跟他们发生冲突。远征队出发前有必要做些调查,因为我们并不是经常注意到世界各地每一波段上某个特定地区所发生的事。

(d)使用频宽(PILEUP的宽度)应降到最少(见PIELUP动态篇)。不要理会某些人说有必要宽到100千赫甚至200千赫,不一定要在超宽的频率下工作;纵使微小信号也可能有效的从PIELUP里把它抓出来。经验显示SSB工作模式没有超过30千赫的必要,CW模式则在10千赫内就已足够。纯熟的技巧可将大型PIELUP缩小,甚至传播状况很烂的时后亦复如此。

(3)订定远征队目标

(a)决定出那一个地区最需要跟本远征台通联,并对该地区之传播状况作特别的留意;对该地区传播状况一旦开通,就尽管去做。

(b)决定出远征地点的"稀有"程度及工作时限,按照不同的作业状况可故意的减少某些不同的波段;这可使通讯记录簿上达到最佳不同呼号的数目(同一个呼号出现数以不超过两次是可被接受的)。

(c)适当的通讯技术及PILEUP处理在固定时段内将使QSO数达到最佳状况。

上一篇:比赛葵花宝典
下一篇:远征活动的基本概念(二)
2014年5月BY1WJ北小河公园野外架台活动

2014年5月BY1WJ北小河公园野外架台活动

【照片集】“BY1WJ望京俱乐部”参会2014“五·五”节(更新中...)

【照片集】“BY1WJ望京俱乐部”参会2014“五·五”节(更新中…)

IOTA从零开始

IOTA从零开始

远征活动的基本概念(三)

远征活动的基本概念(三)

远征活动的基本概念(二)

远征活动的基本概念(二)

望京地区新老“火腿”2013年新年聚会

望京地区新老“火腿”2013年新年聚会